文企联姻,好戏登台
 演出快讯
   剧团动态
   演出快讯
 最新资讯
   6月29日《大稻埕》将参演第十五届中国戏剧节
   浅记导演李小平与《大稻埕》
   演出预告:本月19号福南堂《大稻埕》精彩继续
   高甲支部组织党员干部学习廖俊波同志先进事迹
   弘扬传统文化,培育戏曲新苗
   三月底集美福南堂《大稻埕》连续三天演出
   渡台教学高甲戏,戏外采风大稻埕
  联系我们

地址:厦门市育青路13号

电话:0592-2041397

传真:0592-2104367

业务联系:0592-8567966

    0592-8711007

电子邮箱:

    xmjls@139.com

 似一缕青烟随风飘逝——追思父亲李志谦

似一缕青烟随风飘逝

· 追思父亲李志谦 ·

我的父亲李志谦,笔名平凡, 一九六一年蒙冤去世,终年四十七岁。

   

父亲是一位谦虚平凡的文化人,四十年代曾任报社记者。他酷爱南曲,嗓音醇厚,唱腔高昂婉转,还能作曲,弹琵琶。厦门解放前夕父亲失业,带着母亲一起去香港谋生,当时的香港是个破落的小城,到处是逃难者,根本找不到工作,只好返回厦门。解放初,因他在文学和南音方面的造诣,厦门市金莲陞高甲剧团聘请父亲任编导,从此他的艺术才华得到充分展现。父亲工作兢兢业业,先后编写和改编了数十部历史剧,现代剧和折子戏。他亲自指导演员排练,有的演员文化水平不高,父亲总是耐心地给他们讲解台词的涵义。剧中许多唱腔由父亲亲自谱写,台词幻灯片也由父亲挥毫书写。当年剧团在厦门市最繁华的中山路“民众剧场”(现在的“人民剧场”)演出,非常火爆。那年月还没有电视,电影也很少,城乡民众听不懂北京话,主要的娱乐就是去戏院看戏。台上演员声情并茂地演唱,台下观众如醉似痴地喝彩。我上初中时天天走过中山路,看到民众剧场巨大的演出海报上,大字写着“编导平凡”,总会为父亲感到骄傲。五十年代初中期是“百花齐放,百家争鸣” 的璀璨年代,父亲辛勤的付出获得奖励,被选派出席福建省文教劳模大会。父亲从福州回来带给我一枚石刻印章,他说福州的石雕很有名。这枚印章是父亲唯一的遗物,我一直保存着。

   

    父亲的文学功力全靠自学。我们家孩子多,生活拮据。租赁的两三间房里,仅有几件简单的家具。孩子们的衣服,大的不能穿了补补传给小的。家里最大的财富是一大橱柜的书,古今中外,名家名著,剧本,小说等。父母亲都特别爱看书。我和二妹刚认识几个字就学着看书,养成了喜爱阅读的习惯。书就是父亲的家庭教师,他从书中汲取了各民族文化的精华。多年积淀使他从业余爱好走向专业,艺术涵养和文化境界得到提升,从而成就了他才华洋溢的艺术人生。

我们和父亲在一起生活的日子很少,他经常随剧团去演出,或去外地采风。即使在厦门,父亲也很忙,剧团的工作时间很长,深夜才回家。父亲写的毛笔字很漂亮。因为常在昏暗的油灯下熬夜写台词幻灯片,一双大眼睛总是布满血丝。剧团在厦门演出是我们最高兴的日子,晚饭后父亲左右手各牵着我和二妹去剧场,有时还抱着三妹。我们或者站在后台布幕旁边,或者站在舞台前,伸长脖子看戏。我们最喜欢的演员是林赐福前辈。他扮演的媒婆惟妙惟肖,举手投足令人忍噤不住,台下总是一阵阵喝彩。他扮演的小人物在放浪形骸的内里,蕴含着令人悲怜,催人泪下的命运。父亲改编的历史剧“屈原”排练时,他慧眼识人,选定林赐福先生饰演主角屈原。 这个人物与林先生以往扮演的角色反差巨大。他不愧是梨圆英杰,成功地塑造了“生当做人杰,死亦为鬼雄” 的一代伟人。屈原的潇洒飘逸,凛然正气,与嬋娟(由林英梨女士扮演)的纯情柔美,堪称珠联璧合,相得益彰,使“屈原”这一出凄婉悲壮的哀歌风靡厦门,经演不衰。父亲称赞林先生是剧团的台柱,总是挂头牌,挑大梁,为人豪爽,重情分,讲义气。世事难料,五八年那场运动,大红大紫的林赐福先生也厄运降临,因言语不慎铛锒入狱,令人扼腕叹息。

   

父亲人如其名,为人温文儒雅,处世淡薄名利,在剧团里口碑甚佳。他说艺人们解放前搭班唱戏,背着行头走到哪演到哪,居无定所,被叫着“戏子”。解放后能在城市剧场里演戏,才被称为“演员”,真是翻身啦。父亲教我们欣赏高甲戏文辞优美的台词,曲调婉转的唱腔,还有演员的唱,念,作,打。剧团的演员们对我们都很好。想当年林英梨女士,李美治女士手把手教我演折子戏“桃花搭渡”,有时高音唱不上去,丁辉煌前辈就笑着说:“你老爸高八度都能唱上去,你是女孩子怎么唱不上?要用力吊!”。现在我还能清楚地记得丁辉煌先生扮演的小生,“梁山伯祝英台” 里的梁山伯,“陈山五娘”里的陈三,“西厢记”里的张生,“白蛇传”里的许仙等等。他的扮相清秀俊逸,风流倜傥,眉宇间荡漾着一股英气。栁素治女士,李美治女士扮演的闺阁佳人,小家碧玉,那精雕细刻的身段,那时而多愁善感,时而风情万种的神态,至今韵味犹存。陈宗塾前辈那挺拔嘹亮气贯长虹的唱腔,还有一位忘了姓名的武生,那骁勇凌厉痛快酣畅的打斗,别有一番风采。高甲戏主要剧目多是才子佳人,忠义孝道等。现代剧“阿黒和阿诗玛”是一次新的尝试,父亲为此看了很多资料。此剧吸取少 数民族歌舞精华,结合闽南方言谚语,再配以高甲戏千廻百转的唱腔,绚丽多彩的服饰,精美的舞台灯光佈景,获得成功。父亲和这些身怀技艺粉墨一生的艺人朋友们,在舞台上演绎着如泣如诉的弱者,如火如荼的强者,演绎着跌宕起伏的人生。如今剧团的老艺人们多数已年过古稀,有的可能已经谢世,希望他们能听到这迟到的赞美。

    

     戏如人生,人生如戏。父亲做梦也想不到,舞台上生离死别的悲剧,会在他和他的家人身上真实重演。一介不懂政治不问政治的书生,在五八年那场疾如迅雷的狂风暴雨中大祸临头。没有证据,没有法庭审判,没有宣布根据法律第几条定的刑期,只凭子虚乌有的“匪嫌”,父亲突然被扣押,和许多无辜的知识分子一道,蹒跚着踏上风雪驿路。他先后被发配将乐县梅花井农场,大田县铁矿等地,与那些偷盗抢殺的刑事犯一起强制劳动教养,此后再无音信。 

   

    凝聚着父亲一生心血的舞台,还有舞台上的香衣鬓影,锣鼓丝弦都已远去,伴随父亲的只有高墙电网下超越体能的劳动,疾病和饥饿,阶下囚的屈辱和孤独。人世悠悠,天道茫茫,抬头无天,低头无路,严霜重露之下,生的渴望已被研磨殆尽,又何必忍辱负重苟且偷生。三年后,父亲悄然走了,带着冤屈,带着对五个未成年子女的牵挂,离开这个落寞孤凄的世界,如黎明前陨落的晨星, 无声无息地消失了。 奶奶至死也不知道儿子早已先她而去。父亲去世几年之后,我们才知道他早已成了屈死的冤魂,尸骨也已荡然无存。

   父亲罹难时,弟弟不满五岁, 小妹不足三岁。家被撕裂了,三年饥荒雪上加霜,我们的日子过得倍加艰涩,外婆只好带着弟妹们回泉州乡下老家。不久后慈祥的外婆也熬不下去了,终因严重缺乏营养才六十二岁就离我们而去。当年领导一再要求我们要与父亲划清界线才有前途,否则不能升学,不能入团。组织的教导是不容置疑的。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威慑下,我们必须谨言慎行,以求自保,不敢给父亲写信,不敢打听父亲的消息。如果我当年能给予父亲多一点点关心,那怕只是只言片语的一封信,也许能给他活下去的勇气。母亲一再说过,父亲过去是基督徒,不懂政治,从未参加任何反动组织。我们期盼着总有一天父亲能够平反昭雪,但是这一天始终没有到来。对父亲的歉疚令我潸然泪下,追悔莫及,愧对父亲的亡灵。我们背着父亲的“包袱”,在升学,就业时倍受歧视。墙倒众人推,在那人与人的关系首先是阶级关系的年代,亲朋好友也变得冷若冰霜。十几年风也潇潇,雨也潇潇,流逝的岁月不堪回首。梦幻中依稀见过父亲,还是那双忧郁的大眼睛,一言不语,盘旋而来,飘然而去。

 

   在极其艰难困苦中,母亲茹苦含辛把我们养育成人。命运磋跎,沮丧愤慨有什么用!我们不能自暴自弃,只能选择坚强,努力奋斗。

 

感谢改革开放的新时代为我们带来机遇。我们姐弟五人终于从困境中站立起来。父辈流泪滴血的日子一去再不复还。我们的子女们生长在太平盛世,他们全都毕业于国内外著名大学,获得学士,硕士,或博士学位,品学兼优,事业有成。最令父亲欣慰的是,他的独子是享有盛誉的小提琴教师,他的孙子是青年钢琴家,祖孙三代音乐之声一脉传承,父亲可以含笑九泉了。

   

半个世纪过去了,我们经历了风雨沧桑已步入中老年。孩子们常问,我们的祖辈是做什么的,从哪里来,往哪里去。他们有权利知道,我们有责任回答,深埋心扉的一页该翻开了。岁岁清明细雨纷纷,对父亲的思念,如飞絮,似浮萍,何处可以祭奠?没有悼词,没有哀乐,仅能以此文追思父亲短促的一生,寄托我们无尽的哀思。

   

女儿 阿昭   于二零零八清明

 谢谢!

 

test
友情连接: 厦门象屿集团有限公司 | 厦门市政府 || 厦门信息化局 | 厦门网 | 厦门彭友 新风系统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留言反馈 | 企业邮局 | 后台管理
闽ICP备06034088号 Copyright 2009. All rights reserved. 技术支持 厦门网站建设